新闻资讯

钢铁业稳步迈向中高端

友发集团——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连续16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    丨    2022.05.18    丨    2320

回眸这10年中国钢铁业发展,“不变”与“变”值得关注。

不变的是中国作为世界第一钢铁大国的稳固地位。自1996年钢产量突破1亿吨、跃居全球第一以来,我国已连续26年稳居全球钢铁生产和消费首位。去年,我国钢产量达10.35亿吨,占全球产量的53%。

变的是产业结构、技术水平、生产效率、企业效益等不断优化提升。特别是经历去产能“刮骨疗伤”,钢铁业告别粗放式发展的老路,逐步走上创新驱动、智能制造、绿色低碳的新路。以产品为例,从大型钢结构支撑柱、高速动车组轮轴,到厚度仅0.015毫米的“手撕钢”、加工精度比头发丝还细的“笔尖钢”,品种更多、性能更强、市场更广。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考察钢铁企业,强调“产品和技术是企业安身立命之本”“加强新材料新技术研发,开发生产更多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新产品,增强市场竞争力”。

这10年,中国钢铁业发生了哪些可喜的变化,未来又面对怎样的机遇和挑战?记者进行了采访。

实力跃上新台阶

产业提质增效、产品水平更高、自主可控能力更强

走进中国宝武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一卷卷钢带经过轧制、拉矫、纵切、光亮等工序后,变为不同规格的高强度“钢箔”。公司的拳头产品“手撕钢”从这里下线,进入航空航天、高端电子、新能源等领域。

“2021年,‘手撕钢’产销量较2020年增长2倍,营业收入增长超30%,利润增长近2倍。”公司经理王天翔报上喜讯。

把“百炼钢”做成“绕指柔”,难度不小,意义重大。过去国内企业生产不了,进口一吨要百万元。太钢研发出来后,价格立马降了一半,供货周期也从半年缩短至一个月,国内客户需求得到更好满足。太钢技术中心主任南海告诉记者,目前,太钢18个特殊钢产品为国内首创,40多种产品成功替代进口,高端产品创效占85%以上。

攻坚克难,勠力创新,党的十八大以来,钢铁业在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和产品研发方面实现了重大突破,更好满足了千行百业、千家万户的需求——

制造液化天然气(LNG)储罐,离不开能承受零下165摄氏度低温的钢筋。为填补国内空白,中国宝武马钢集团自主研发出500兆帕级低温钢筋,让我国LNG储罐用上了国产钢材。

高铁跑得又快又稳,离不开质量过硬的高速车轮。目前,马钢生产的“复兴号”动车组D2高速车轮已通过60万公里装车考核,*长安全运用里程超过274万公里。

家电面板怎样做到表面光亮、不留指纹?河钢唐钢在家电板镀锌工序中加装黑色耐指纹膜,让“考究”需求得到满足。

圆珠笔怎么能书写流畅?历时5年,太钢探索出合适的微量元素配比,成功掌握贵重金属合金均匀化等技术,研发出直径2.3毫米的“笔尖钢”。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起全球产业链*完备、规模*大的钢铁工业体系,配备了世界上*先进的装备、工艺和技术,能提供*丰富齐全的钢铁产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说,党的十八大以来,钢铁业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

产业提质增效。目前,我国钢铁行业的投资效率、基建效率、运营效率、劳动效率均位居世界前列。国内钢材价格低于国际市场,使下游行业得以享受物美价廉的工业原材料。

产品水平更高。这10年,我国汽车用钢、大型变压器用电工钢、高性能长输管线用钢、高速钢轨、建筑桥梁用钢等一批钢铁产品相继进入国际第一梯队,第三代高强度汽车钢、高钢级管线钢等产品实现从“跟跑”向“领跑”的转变。

自主可控能力更强。22大类钢铁产品中,19类自给率达到100%,其他3类超过98.8%,保障了重大工程重点项目的实施。

韧性得到新提升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钢铁业结构更优、效率更高、底盘更稳

这是一份来之不易的成绩单——2021年,中钢协会员企业营业收入达到69308亿元,同比增长32.7%,历史*高;实现利润总额3524亿元,同比增长59.7%,创历史纪录。

“去年上半年,铁矿石、焦炭等的价格和供应出现波动,下半年,国内钢铁需求又大幅下降。在两种不同形势下经受住‘压力测试’,体现了钢铁业的十足韧性。”何文波表示。

既能以充沛产能支撑经济运行,又能灵活应对市场变化,钢铁业韧性的提升,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

——化解过剩产能、推进兼并重组,让钢铁业结构更优。

说起公司过去10年的变化,马钢集团经营财务部经理邢群力很熟悉:2012年、2015年,两次全行业亏损,马钢也出现经营困难;2016年2月起,国家大力推进去产能,钢铁业迎来转机,马钢当年扭亏为盈;2019年9月,行业兼并重组的大趋势下,马钢并入宝武集团,主动融入专业化整合;2021年,马钢营业收入首超2000亿元、利润首超100亿元。

去产能,让一度陷入亏损的钢铁业迎来转机。“十三五”期间,我国累计压减粗钢产能超1.7亿吨,出清超1.4亿吨“地条钢”,“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应退尽退,市场环境有效改善,优势产能充分发挥。

产能利用率恢复至合理水平的同时,产业集中率也因企业兼并重组加快而持续提高:2016年12月,原宝钢和武钢联合重组为中国宝武,后相继重组马钢、太钢,2020年钢产量突破1亿吨,成为全球*大钢铁企业;2021年10月,鞍钢重组本钢,成为国内第二大、世界第三大钢铁企业……到去年11月,行业排名前10位的企业钢产量占全国的比重达40.4%,比2015年提高6.2个百分点。

——推进两化融合、智能制造,让钢铁业效率更高。

来到马钢特钢公司优质合金钢棒材车间,只见加热炉、粗轧机、中轧机等生产设备有序运转,焊标机器人、取样机器人挥舞自如,一批批车用轴承、弹簧产品相继下线。

“轧钢工序基本交由自动化控制系统,工人只负责远程操控和现场维护。每班次只需6至7人,便可‘一键式’轧钢。”马钢特钢棒材分厂厂长丁敬说,自这条生产线投产以来,产量和效率逐年增加,产品质量也显著提高。

两化融合,能提高生产效率,也能提升管理水平。在新天钢集团,运营中心可实时监控生产现场的各项数据,集团每天对旗下6家工厂的综合成本、烧结固耗、炼钢燃料比等关键指标进行对比,促进各工厂降本增效。相比数字化改造前,集团的炼铁、炼钢工序成本分别降低了22%、26%。

一键炼钢、远程运维、工业机器人……近年来,不少钢铁企业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前沿技术,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场景融合应用,有效提高了生产效率和经营效益。宝武、沙钢、南钢等企业已经建立起“黑灯工厂”、智能车间,实现24小时无人化、少人化运转。当前,冶金产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到66%。

——完备产业体系、强大国内市场的支撑,让钢铁业底盘更稳。

去年,正在建设中的洛阳科技馆在全国建筑领域第一个“吃螃蟹”:首次应用国产重型H型钢。

“以前,国内建设大型钢结构建筑时,要么采用进口H型钢产品,要么采用板材焊接方式,难度大、成本高。”马钢技术中心主任张建说,过去建筑设计师不太熟悉国内钢铁企业能提供什么产品,这两年,马钢为拓展市场,主动与国内近百家建筑设计院加强沟通、密切合作,“‘牵手’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让洛阳科技馆用上了我们提供的优质钢材,也让马钢收获了新增长点。”

建筑、机械、家电、汽车、船舶、高铁、自行车、摩托车、集装箱、五金制品……丰富的应用场景、完备的产业体系为我国钢铁企业带来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独特优势。

一方面,为生产“加油”。经过多年发展,我国钢铁装备水平跻身世界一流,焦化、烧结、炼铁、炼钢、连铸、轧钢等主要工序主体技术装备基本可以自主研发,大型冶金设备国产化率达到95%以上。

另一方面,为需求“加码”。“近年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使市场对高等级无取向硅钢的需求呈爆发式增长态势。2017年国内市场需求量仅6万吨,今年预计将超38万吨。”在南海看来,制造业转型升级将为中高端钢铁产品带来广阔空间。

发展迎来新局面

未来要努力克服资源环境约束,实现高质量发展

利用脱硫脱硝等130多项先进环保技术,实现生产单元烟气全净化和污染物高效处理;采用新一代处理技术,将钢渣“吃干榨尽”;打造全封闭通廊和介质管道,*大限度减少焦炭、铁矿粉等对环境的影响……2020年9月,河北钢铁唐钢新区投产,所有排放指标设计比行业*严标准再降10%。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相关监管要求和企业发展需求的共同推动下,钢铁企业普遍加大环保投入、应用先进节能减排技术,一批绿色花园式工厂、环境友好型工厂相继诞生。截至2021年底,钢铁行业已有34家企业、约2.25亿吨钢产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公示。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与2012年相比,2021年,重点钢铁企业的平均吨钢综合能耗已由602.71千克标煤降至550.43千克标煤,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大幅缩小;吨钢二氧化硫、烟粉尘的排放量降幅也分别达到了81.41%、63.44%。

值得注意的是,超低排放改造针对的主要是PM2.5、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而要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钢铁业仍要落实好新任务——降碳。

“目前在我国所有工业行业中,钢铁行业的碳排放量仅次于火电行业。”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德荣认为,“双碳”目标会推动钢铁行业发展模式发生根本性变革,这要求钢铁行业尽快研发推进新能源冶金技术。

不少企业已行动起来:宝武、河钢、建龙、酒钢等企业在富氢碳循环高炉、氢基竖炉等前沿低碳技术上开展研发并取得明显进展。据悉,国家发改委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钢铁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进一步细化相关要求。

前行路上,应对环境压力之外,钢铁业还要破解另一项课题:打破资源约束,增强铁素资源保障能力。

当前,我国铁素资源的来源主要有三块:海外矿、国产矿和废钢。“要多措并举,建立稳定可靠的多元化原料供应体系。”何文波给出建议:一是开辟绿色通道,加强国内铁矿开发;二是加强国际合作,实现供给多元化;三是加快废钢循环利用、用好废钢资源。

“用好废钢资源”,可以一举两得:既能在生产中减少铁矿石消耗量,也有助于降低碳排放。与以铁矿石为主要原料的高炉、转炉流程不同,以废钢为主要原料的电炉流程污染物排放和碳排放强度较低,仅相当于前者的25%左右。有关部门已提出,力争到2025年,电炉钢产量占粗钢总产量比例提升至15%以上。

创新能力显著增强,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绿色低碳深入推进,资源保障大幅改善,供给质量持续提升……今年2月,工信部等部门发布《关于促进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未来一段时期钢铁业发展的目标路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产业链重构的背景下,我国钢铁产业链相对完整、技术自主性比较强的优势进一步凸显。”何文波深信,未来,钢铁业将在高质量发展道路上行稳致远,更好满足发展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