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钢铁行业碳达峰方案呼之欲出,绿色金融如何助力转型?

友发集团——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连续17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    丨    2022.09.21    丨    1197

钢铁行业碳达峰方案呼之欲出。

9月16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冯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按照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总体部署,工信部配合制定了石化化工、钢铁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

此前于8月下旬,中钢协领导的钢铁行业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发布了《钢铁行业碳中和愿景和低碳技术路线图》,提出了行业实施“双碳”工程的四个阶段。

“时间紧,任务重”,在采访中谈及钢铁行业的双碳目标,不少行业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感慨。

贝壳财经记者关注到,资金仍是钢企绿色低碳转型的主要痛点之一。工信部在9月16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其牵头组织了钢铁行业转型金融标准研究工作,目前初步形成9类39项标准,条件成熟后将公开发布。

钢铁行业降碳“时间紧,任务重”

虽然钢铁行业碳达峰方案尚未公布,不过政策导向与行业意见层面,指导钢铁行业降碳的文件频出。

贝壳财经记者关注到,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领导的钢铁行业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于8月中下旬发布了《钢铁行业碳中和愿景和低碳技术路线图》。

据中国工程院院士、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毛新平介绍,《路线图》提出了实施“双碳”工程的四个阶段:第一阶段(2030年前),积极推进稳步实现碳达峰;第二阶段(2030-2040年),创新驱动实现深度脱碳;第三阶段(2040-2050年),重大突破冲刺极限降碳;第四阶段(2050-2060年),融合发展助力碳中和。

据悉,《路线图》明确了中国钢铁工业“双碳”技术路径——系统能效提升、资源循环利用、流程优化创新、冶炼工艺突破、产品迭代升级、捕集封存利用。

具体到企业自身,中国宝武是国内首家发布碳达峰碳中和时间表的钢企,其于2021年1月提出,力争2023年实现碳达峰,2035年实现减碳30%,2050年实现碳中和。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钢铁行业绿色转型路径主要包括一是优化产业结构,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实现高炉向电炉生产方式转变,后期逐步发展高炉富氢冶炼等低碳冶金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应用,助力无化石能源冶炼,实现源头减污降碳。二是节能减排,通过生产运输等各环节节能流程和技术、超低排放改造等推进,从源头和排放两头进行综合提升,实现吨钢能耗和吨钢排放指标的明显改善。

“时间紧,任务重”,谈及钢铁行业的双碳目标,不少行业人士如此感慨。

目前来看,多方意见都提出钢铁行业将在2030年乃至2025年实现碳达峰。

今年2月,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亦提出,到2025年80%以上钢铁产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吨钢综合能耗降低2%以上,水资源消耗强度降低10%以上,确保2030年前碳达峰。

“钢铁行业是制造业主要的碳排放来源,其碳排放量约占我国排放总量的16%,钢铁行业可以说是碳减排的重点行业。”SMM钢铁分析师谷雨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我国当前高碳能源消费结构下,每年碳排放量约为百亿吨,经济发展及能源消费增长的需求与减排压力并存,而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时间仅有30年,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谷雨表示,考虑到地方对于双碳政策的积极响应,以及对落后产能的淘汰、置换等,加上压减粗钢产量的整体政策,预计2025年钢铁行业有希望达到碳排放的高峰。

低碳转型资金仍是痛点,钢铁行业转型金融标准有望发布

“工业领域,尤其是传统碳密集型行业绿色低碳转型的融资缺口较大,需要更加灵活性、针对性、适应性的转型金融支持。”工信部财务司副司长、*巡视员翁啟文在9月16日的发布会上表示。

对我国钢铁行业而言,进行绿色转型、实现双碳目标,存在的资金缺口有多大?

“为实现碳中和目标,在钢铁行业,从2020年到2060年,钢铁行业在炼钢工艺优化领域面临的资金缺口约为3-4万亿元,占整个钢铁行业绿色融资缺口的一半。”王国清援引了奥纬咨询与世界经济论坛联合发布的《应对中国气候挑战:为转型提供融资,实现净零未来》报告。

有钢铁行业人士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钢企的环保投资大部分仍来源于自有资金,企业技改存在投资大、风险大、短期效益不明显等局限。

不过贝壳财经记者也关注到,为支持制造企业转型,金融市场各类融资工具频频“上新”。

5月下旬,中国宝武旗下宝钢股份(600019.SH)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全国首单低碳转型绿色公司债券,发行规模5亿元,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子公司湛江钢铁氢基竖炉系统项目。

6月22日,由中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推出的首批转型债券发行,首批5家试点企业中,发行规模*大的为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募集资金为10亿元,将用于山钢集团子公司山东钢铁(600022.SH)莱芜分公司新旧动能转换系统优化升级改造项目建设。

交易所的低碳转型/低碳转型挂钩债券,以及交易商协会的转型债均为低碳转型领域的经济活动提供了融资工具,其中转型债还对发行主体所处行业予以界定,试点领域包括电力、建材、钢铁、有色、石化、化工、造纸、民航等八个行业,均为传统高碳排放行业。

“通过债券市场为转型项目进行融资将成为满足传统高碳企业转型融资需求的重要途径。”中证鹏元研究发展部研发高级董事高慧珂此前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预计在绿色债券市场参与度不高的传统高碳排放企业,有很大积极性发行转型债券。

针对传统高排放行业往往面临融资难这一问题,北京绿色金融协会常务理事邵诗洋此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对于大部分企业而言,技改项目资金主要来源依然是银行。但此前因缺乏对低碳转型项目的清晰定义及指导,且须兼顾机构自身的绿色指标,对于高排放行业的融资项目,金融机构的态度仍较为谨慎。随着近年绿色金融的众多标准逐步建立,金融机构的态度也将更为明朗。

“大家都在摸索阶段,一些绿色金融的示范项目如果做得较为成功,后续可以基于这些项目实践的案例,出台一些更细化的标准体系。”邵诗洋认为。

据翁啟文介绍,工信部牵头组织了钢铁行业转型金融标准研究工作,通过确立相关标准,引导金融机构创新转型金融产品和服务,扩大对传统行业绿色改造投入,目前初步形成9类39项标准,条件成熟后将公开发布。

除了资金负担外,王国清还提出,较多企业在研发实力和人才储备方面存在短板,也制约了钢铁行业整体的绿色转型的进程。

需求不振,钢铁行业解决方案在路上

低碳转型同时,受需求不振影响,钢铁行业正在经历近年来罕有的艰难时刻。

据Choice统计,钢铁板块58家上市公司中,26家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45家净利润同比下滑。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受原燃料成本高企和下游钢铁消费需求下降、钢材价格低迷的影响,今年1至7月,特别是二季度以来,钢铁行业的经济运行呈现明显下行趋势,今年1至7月,累计亏损的钢协重点统计会员企业共34家。

王国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后期在稳增长的推进下,下游需求有望在金九银十环比有明显改善,带动市场实现震荡回升,行业盈利有逐步修复的预期,但由于成本的坚挺及市场变化制约因素相互交织,行业盈利仍难恢复至理想水平。

“需求端的外在变化钢铁行业难以改变,但从行业自身来看,可以通过供给侧的生产调节,以需定产,避免盲目生产和无序竞争,从而促进行业良性发展。”王国清进而表示。

“目前市场的主要问题出在钢铁需求侧,但现实解决方案在钢铁供给侧。” 中钢协党委书记、执行会长何文波此前曾提出。

如何理解通过供给侧寻找解决方法?

谷雨表示,对钢铁行业来说,可通过兼并重组、粗钢压减、淘汰落后产能,进一步提升行业集中度,同时加强技术研发,转型生产特钢等新兴材料,“SMM统计显示,相较主营普钢的钢厂上半年亏损比例,主营特钢的钢厂亏损比例明显更低,我们认为行业向高质量生产及新兴材料的转型是较为迫切的”。

首钢股份党委书记 、董事、总经理刘建辉提出,后续公司通过产线工艺优化与相关配套产线建设,有计划地扩充高端产品产能,预计到2025年,电工钢总量达到200万吨以上,高端产品产量占比将达到70%以上

方大特钢董事长徐志新在9月19日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除稳定有序生产、降低生产成本外,还将与大专院校、研究机构等加强技术交流和战略咨询,促进公司品种结构和产业升级。(新京报贝壳财经 朱玥怡